阿洛斯

喜欢音乐,喜欢动漫,喜欢哲∽学

带土死亡之后

心情不好,想哭,于是卡卡西就替我哭出来了。

带土死亡预警
  慰灵碑前站着一个白发带口罩的男人,他拿着一袋红豆糕,还有一捧鲜花,静静地站着,用手抚摸慰灵碑上被划去的名字,那刀痕是他亲自划出来的,那里曾经是他的英雄。现在也是他的英雄。
  白发男人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昨天,天气很晴朗,是一个很适合死亡与杀戮的时间,他告别了他的英雄,他看着鲜血淋漓的地面,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指尖感觉到了一丝湿润,嘀嗒嘀嗒,顺着手指流下,他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是他最终害了自己的英雄,如果他不在所有人面前把他保下,他说不定就死在战场上说不定那才是他想要的结果。今天的天是灰蒙蒙的,街道上的行人来来往往,看着这个白发男人露出诧异的目光。
  “奇怪,这位今天又是怎么了?”“不知道,可能是心情不好吧”白发男人听着身旁人的小声交谈,大步向前走去,回到自己的家,关上了门,他放声痛哭。
  我可真是懦弱,无法保护自己的英雄,昨天是一个很好的天气,断头台旁的风景,是一种奇异的美丽,晚霞,春风,却只叫人感到彻骨的寒冷。
  随着人们的声音渐渐变大,远处传来了脚步声,是鸣人一帮人,他们拉着将要处斩的犯人。那个人有杂乱的黑发,却丝毫不减他的傲气,只是徒增了几分凄凉。咔嚓,血滴飞溅
  他在家里坐着,桌子上有一袋红豆糕,他抬手拿了过来,拿出来一块吃下,明明是甜的,他却感到了苦涩,嘴中满是苦涩的味道
啪哒啪哒,豆大的泪珠滴落在桌面上。
  他坐到床上,用被子将自己的脸蒙住,被子的一角被浸湿了。他摘下了自己的面罩,痛痛快快的哭了一顿。
  他闭上眼睛,他睡过去了,梦里又梦到了曾经的那个人。
  第二天早上睁眼便又是新的一天,他又重新强颜欢笑,与走在大街上的每一个人问好。“老师,你看起来很不开心啊”鸣人对他说。“哪有什么开心不开心,我心情很好”“想哭就哭吧”“……”

评论(5)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