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洛斯

喜欢音乐,喜欢动漫,喜欢哲∽学

带土死亡之后

心情不好,想哭,于是卡卡西就替我哭出来了。

带土死亡预警
  慰灵碑前站着一个白发带口罩的男人,他拿着一袋红豆糕,还有一捧鲜花,静静地站着,用手抚摸慰灵碑上被划去的名字,那刀痕是他亲自划出来的,那里曾经是他的英雄。现在也是他的英雄。
  白发男人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昨天,天气很晴朗,是一个很适合死亡与杀戮的时间,他告别了他的英雄,他看着鲜血淋漓的地面,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指尖感觉到了一丝湿润,嘀嗒嘀嗒,顺着手指流下,他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是他最终害了自己的英雄,如果他不在所有人面前把他保下,他说不定就死在战场上说不定那才是他想要的结果。今天的天是灰蒙蒙的,街道上的行人来来往往,看着这个白发男人露出诧异的目光。
  “奇怪,这位今天又是怎么了?”“不知道,可能是心情不好吧”白发男人听着身旁人的小声交谈,大步向前走去,回到自己的家,关上了门,他放声痛哭。
  我可真是懦弱,无法保护自己的英雄,昨天是一个很好的天气,断头台旁的风景,是一种奇异的美丽,晚霞,春风,却只叫人感到彻骨的寒冷。
  随着人们的声音渐渐变大,远处传来了脚步声,是鸣人一帮人,他们拉着将要处斩的犯人。那个人有杂乱的黑发,却丝毫不减他的傲气,只是徒增了几分凄凉。咔嚓,血滴飞溅
  他在家里坐着,桌子上有一袋红豆糕,他抬手拿了过来,拿出来一块吃下,明明是甜的,他却感到了苦涩,嘴中满是苦涩的味道
啪哒啪哒,豆大的泪珠滴落在桌面上。
  他坐到床上,用被子将自己的脸蒙住,被子的一角被浸湿了。他摘下了自己的面罩,痛痛快快的哭了一顿。
  他闭上眼睛,他睡过去了,梦里又梦到了曾经的那个人。
  第二天早上睁眼便又是新的一天,他又重新强颜欢笑,与走在大街上的每一个人问好。“老师,你看起来很不开心啊”鸣人对他说。“哪有什么开心不开心,我心情很好”“想哭就哭吧”“……”

给君微太太的长评,下

@君微
这是第三章第四章和第五章中一些我看到的小细节
关于第三章
   吃饭时的肉酱面,记得解析里面有说过肉酱面好像是有着被割下的舌头,现在在重复看一遍,有些毛骨悚然。(突然get到一段发糖的点,带土知道里面有舌头所以他不吃,但是他似乎也阻止了卡卡西吃,虽然很隐晦,但是感觉似乎为对方考虑)
  这里的乔安娜说自己长得像母亲,但她的父亲并不喜欢他的母亲,又想起了第二章的内容,那个玛佩尔。
  带土和卡卡西的对话,在了解一切后我是真实感觉到可怕,(中间有一句带土认真的看着卡卡西像一个好学的学生,莫名感到甜)
  伯爵房间里的相片,十七八岁的女孩子有着棕色的头发,并且卡卡西觉得她的脸非常熟悉。
  乔安娜说父亲并不喜欢自己的母亲是因为玛佩尔,并且说他对待自己珍爱的方式,让人毛骨悚然。

  泰勒的戒指上是伯爵的家族勋章
   带土的眼睛那一段描写感觉卡卡西对带土似乎有一种虚无缥缈的感情,自动帮他开脱什么的,真的特别赞。
  卡卡西和带土接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卡卡西和带土互相表白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带土嘴真甜???
  泰勒的手被扎上了银针因为他拿走了他不属于他的东西,应该是霸占了家产。
  第三张的小总结
  从这开始线索就已经很明了,全片有一点点悬疑的恐怖气氛,恩,被割掉的舌头,被捆绑而死,被银针扎手,感觉像是惩罚,就是那种过了很多年来复仇的正义的惩戒者,这几张中关于琳的描写,似乎一个凄惨的故事浮出水面,玛佩尔已经被认定是伯爵真爱,但是乔安娜又说伯爵对待自己真爱的方式令人毛骨悚然,感觉受到了很不好的对待,文中一直出现的棕发,总感觉有一种替身情人类似的这种。

关于第四章
   这个开头似乎就有很多伏笔出来了,关于旗木家的家产,勾玉护身符,棕发女孩,卡卡西棕发女孩还有带土三个人之前是一个孤儿院的,但是卡卡西完全没有这段记忆。
  同时这个时期的带土还是孤儿院一个无依无靠的小孩子,但是在第三章的时候有提及过他是宇智波家的继承人,即将继承庞大的家产。
  感觉卡卡西好像发现了什么文中说她有好几次呆呆的看着带土的房间好像在思考着什么后面却又说他只是个医生,不需要管这些事情报警就好了,感觉心理上似乎经历了很大的挣扎。
  纯白色的门,隐隐约约的红色,这一段的描写真的是吓到我了。
  在乔安娜被说是伤害泰勒的时候,阿杰农却突然出来说是自己杀害的,感觉像是顶罪,同时后面说阿尔吉侬似乎喜欢乔安娜的母亲,所以这其实就是顶罪,排除所有不可能剩下的结果就是可能杀人的应该就是带土了。
  乔安娜在十几岁就杀过人,泰勒家挥霍的家产是霸占来的,又想起来开头说过的旗木家的家产,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是不是旗木家的家产就是泰勒和婕西两家霸占的呢?
  带土和卡卡西谈话的那一段真的是非常苏,两人在窗前拥吻的时候,带土和卡卡西只要十指相扣就非常满足,真的很甜
  带土和卡卡西上♂床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第四章小结
  真相逐渐浮出水面了,这些人应该就是带土杀的,似乎是一个很长久的故事,我总觉得跟孤儿院有关,乔安娜说她十几岁的时候就杀过人,那个时候带土和卡卡西应该也是十几岁那个棕发的女孩一直没有出现过,但是却一直出现在回忆里,可能已经死亡,同时玛佩尔也是棕发,总有一种替身情人的感觉,下一章就完结,真相即将大白。

关于第五章
  开头带土说的那一句和我想的分毫不差,总感觉有一种恐怖片的氛围,就好像是幕后大boss在那里说话
  香料!香料,今天的香味很浓,感觉像是在遮掩什么气味乔安娜说婕西久久不下来,那么如果她死了呢,同时香味又可以掩盖住鲜血的气味
天平上的两颗眼球是在说视而不见,心口的红玫瑰,总感觉是在为过去赎罪,记得她的父亲应该是法官,突然又想起旗木一家似乎就是因为被法官冤枉才家破人亡,同时婕西一家还霸占了旗木一家的家产,那个天平似乎就是赤裸裸的讽刺。
   孔雀鱼地图鱼月光鱼,似乎都是作者说的,可以在一定温度下生长的鱼类,这一点真的是非常精致了。

接下来是回忆杀

金发贵族小姐可能指的就是乔安娜了
  等一下,琳死了 ! !
  乔安娜,十几岁时就杀过人好像就是这件事情,棕发的男人应该就是阿尔杰农
萝拉是被婕西杀的???
  最后那一段蓝色的眼睛那种恐怖的气氛。
  最终的带土和卡卡西还是在一起了,顶罪的那个家伙就是第一章出现的牧师,正应了第一章的天恕人怨,他并不知道后面所发生的谋杀
全篇看完之后,一种恐怖的气氛久久,挥之不去,其实带土与卡其实带土与卡卡西间的气氛还是非常不错的,文中很多的描写都给了我一种他们是亲密情侣的感觉,感觉卡卡西的内心似乎是挣扎的,最终两人还是一起走,一起漫步在天下,他们的未来是怎么样的呢,这应该也算是一个he了
  这篇文章的布局真的很大,从头到尾在人面前的暴风雪,在第一章出现,并且为所有人顶罪的牧师,不停出现的玛佩尔和棕色头发,一点点揭开了这个神秘谜局的面纱



给君微太太的长评

@君微 因为我也不是特别会写,可能一些地方表达不出我自己的感受,关于第一章以及第二章,嗯,大概就这样,慢慢回顾不着急。
试图揪出来一些小的东西
第一章
刚开头的暴风雪,将落在卡卡西衣领上的雪花比作是白蝴蝶,感觉有种隐约的卡卡西快要飞翔的那种感觉,那种飞翔的感觉比做蝴蝶嘛,就是会破茧重生(这个标题落地白蝴蝶是不是可能指的是卡卡西)
这里专门有点过一点卡卡西是一个收入平凡的普通人。(专门点过,是一个收入平凡的普通人,后面带土的叙述似乎是一次很隐晦的伏笔)
哇,带土和卡卡西出现的时候卡卡西眼中带土那段描写真的特别棒,那一句他的眼中是有星星吗,真的是戳到我了。后面卡卡西说的那一句,美是万恶之源总会蛊惑人心,我的天啊,好棒
再往后几段卡卡西通过看到的事情推断出带土的家世并不是多么普通。(这可能就隐晦的点到了宇智波家)
看到了,三年前有一场大雪(这个好像解析里面有说过我就不说了)
原来第一章就说了勾玉护身符的事情。
送的礼物里有熏香,以后他作案的时候点燃熏香也不会有人觉得突兀。
最后那个带土和卡卡西两个人相互碰杯,而且还相视一笑(我的天啊,第一遍看我都没有发现其实很隐晦的带卡挺多的)
再把第一章过一遍,我发现其实里面隐藏了很多小小的伏笔,带土刚出场的时候似乎有一点花花公子,一直在吊着那个乔安娜,同时文章里还隐晦的提到了带土的背景,那个有关熏香的伏笔,真的埋得好深。卡卡西带土初见面的时候卡卡西对带土样貌的一些心理描写真的特别棒,末尾的时候卡卡西和带土非常有默契,感的感觉(其实我觉得这能算一个伏笔初次见面的人两人非常有默契,而且相视一笑,这种描写真的是很像是相处多年的一些朋友)
我的天啊,感觉真的写得非常好了



关于第二章
第二章的题目是落地蝴蝶结,是打错了吗?
   〈这个卡卡西我吹爆,关于起床的那一段描写,我真的是特别喜欢他的睫毛颤了颤缓缓睁开双眼,好棒的,就是那种动态的感觉特别强烈。)
      (这里说卡卡西做梦梦到了一个故事,小时候遭遇危险被另一个跟他同龄的男孩子救了,并且送他一个护身符,又想起来第一章那个被带土十分重视的勾玉护身符,这处伏笔不是很深,但是我当初第一遍看的确没有找到)
      伯爵死因是被捆绑之后头部遭到猛烈的撞击,对这是一个伏笔,我记得是因为他囚禁并伤害了玛佩尔所以他的死亡也是死于这种囚禁,并伤害,嗯,解析里面好像有讲过。
    好像感觉到了,带土对这一家的凉薄,主人家有人死了,他关心的是厨师做出来的饭要被浪费,因为要被换成素食,感觉如果真的是做客的话,应该不会这样。
    我我我我好像看到了一句带土说如果卡卡西非要穿黑色的衣服,我的衣服也可以穿这是男友衬衫吗,男友衬衫诶*罒▽罒*(实力从夹缝中抠出糖)
   神父的怀表中的照片被带土看见了,我记得后面好像有提过关于这个伏笔,算了先慢慢看再说。
    看见了那一段特别经典的话[如果你活着回到了镇上,那么这是天意,上帝也不会追究你的行为,倘若你死在了这场暴风雪里,说明上帝不同意,你的这场行为]
  又想起来解析里面说的,虽然神父活着回到了镇上,但是事实上他天恕人怨,因为他并不知道以后发生的那几场谋杀,这个点真的太棒了。
  萝拉想和乔安娜说关于泰勒的事情,但是似乎被婕厅西阻止了,记得这好像是一个伏笔,先往后看吧。
我看到那个来自东南亚的木雕了,东南亚的毒箭木那个毒药是吗,我记得这个伏笔,似乎是非常考据的一个东西。文中专门有一句话说过,带土知道有这种毒药,见血封喉,这个真的好棒。
   提到带土是在这边长大后来才去的东方,并且说卡卡西小时候的记忆不清晰了,他也是在这里长大的。
   这里提到了萝拉,是看见泰勒给伯爵下药,想要和乔安娜小姐说,(说到下药,又想起来前面那几段带土提过的东南亚的强性毒药)但是好像是被带土灭口了。
   看完第二章做一个小结,这一章里人物的关系逐渐浮出水面,隐晦的点到了,带土和卡卡西的幼年,末尾最后出现的顶罪的神父在这里也初见端倪,有一些关于带卡两人的互动描写,特别美好,这一章提过两次关于毒药的信息,感觉就隐晦的点到了这个事件与带土的关系,出现了玛佩尔这个新角色,似乎是一个很关键的点

  

一包红豆糕

火影土(带土)X四战土(堍)
?大概是一个火影土和暗部土的故事,第一次写文献给可爱的a酱w
  由于未知的原因穿越世界的四战土想要培养这个世界的带土,却一不小心培养出了一个老攻的故事w
  就想写一个乖乖办公的好火影,和旁边虽然嘴上说着很嫌弃表面上也不表现出来,但是特别宠他的暗部的故事。互宠www
  话这么多,肯定是被a酱传染了叭。
@A2010 悄悄的给你看W
私心让我不打tag

    今天是一个不错的好天气,阳光就那么暖洋洋的透过窗帘照在桌前人的脸上。带土坐在火影桌前为文件而苦恼,“堍,在吗?我想吃红豆糕了。”旁边的窗帘好像被风拂起般微微的颤动,桌边突然出现一道黑色的身影。
  “想吃你就自己买去。”坐在桌旁的人笑了,“可是我想吃阿堍为我买的呢,只有阿堍买的红豆糕才最好吃呢。”他抬头看了看面前人带着的面具“话说,你终于肯放弃自己那个丑到爆的漩涡面具了?要不要我来帮助你拯救下你的审美?”
   堍抬起了他那骨节分明的手,轻轻摘下面具。“这个面具丑极了,如果不是暗部要求统一着装,我为什么要带这东西。”“欸,阿堍你不知道吗。你完全可以带你想带的面具呢。不还有我为你保驾护航。”堍俯下身,看着面前人的眼睛,“木叶有你这样的火影,可真是不幸啊,滥用私权的家伙。”“为阿堍滥用私权怎么能叫滥用私权呢?我想吃红豆糕。”
“ 脑子只剩下红豆糕的笨蛋”说着他递上了他的手,手上有一包新鲜的红豆糕。“阿堍还是这么快。带土伸手想要拿过那包红豆糕,堍却将红豆糕又收了回去。“啊,真是糟糕的大人呢,这么小心眼可不好,不就是说你快吗。”堍看着面前的带土,我快不快,你难道不知道吗,嗯?
   堍用腿分开带土的双腿,膝盖顶上了小带土。轻轻的磨蹭着,“真是糟糕的大人啊,没事调戏小孩子做什么。”带土抬起头,吻上了堍的薄唇。



别看了,没有啦,剩下的估计是在神威里面,嘿嘿哈哈

可爱的表情包

大哥,无论什么时候都这么帅[美]
别人给的图我也不知道是谁的,不过真的超好看,
非原创慢删